昨天,门源片区秋季雪豹调查工作在岗什卡雪峰正式拉开序幕,由三名监测队员外加一名后勤部长组成的雪豹小分队正式成立,接下来的日子里会一起追踪神秘大猫和它留给我们的隐秘暗语。

2020年对陆桥来说是变化与发展的一年。延续过去几年的积累,我们的足迹遍布中国六个省和自治区的雪豹重要栖息地,同时,我们也将视野拓展到了更多新的领域,聚焦更多陆生旗舰物种,寻求作为NGO更多面化地服务自然、服务社会的途径。

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和陆桥生态中心团队在Journal of Resources and Ecology上发表的最新科研成果新鲜出炉,论文研究了牧场围栏与野生动物的关系,并探讨了将围栏的拆除或改良作为祁连山国家公园未来管理工作的方向之一的可行性。

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和陆桥生态中心团队在PLoS ONE上发表的最新科研成果新鲜出炉,论文基于红外相机照片和视频数据建立南滚河亚洲象种群数据库,为此孤立小种群建立科学有效的保护策略。

继大雪纷飞的三四月份之后,陆桥-北林调查小队在天气转好的夏季再赴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门源片区开展野外工作。从阳光明媚到极端天气,队员们孜孜不倦地坚持着,这一回,来到了刷新雪豹在祁连山最东的分布位点——玛雅雪山。

今年2月初,我们联合多家机构在祁连山国家公园甘肃盐池湾片区成功实施我国首例野生雪豹佩戴卫星定位项圈的项目,这只成年雌性雪豹被命名为“苏叶”。近五个月的追踪轨迹显示,苏叶在盐池湾有相对固定的领域,项圈及卫星传回数据各项指标基本正常。

在刚刚过去的6月,陆桥-北林团队再次来到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行贺兰山生物多样性野外调查,对已布设的红外相机进行数据回收与系统升级维护,相机更新安置,并进行动物痕迹调查,采集食肉动物粪便等。

在上世纪80年代前,南滚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生活的亚洲象种群仍属于一支活动范围可延伸至缅甸北部的较大亚洲象种群,目前南滚河象群被孤立在保护区西部的沧源片区,在遗传结构上有别于我国其他地区分布的亚洲象种群,属于β分支,与国内属α分支的其他种群和缅甸种群存在地理隔离。

北林-陆桥科研团队在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门源片区的春季雪豹调查监测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有幸中途加入前线的陆桥小编切身体会到了野外调查人员的硬核日常,这是单凭以往传回的照片视频旁观脑补绝无法想象的艰辛,顶风冒雪坚持不懈,致敬野保人!

相信这几天大家都看到了青海门源地区一只雪豹闯入乡镇后佩戴项圈并放归的报道,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门源片区作为陆桥的长期雪豹监测项目地,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支持下,并受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委托,深入参与了这只雪豹“凌蛰”的放归评估和项圈佩戴工作。

下一页